58038.com

念斌案第三次二审 警察承认违法取证

发布日期:2019-09-13 05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念斌戴着沉重的“工字”镣铐,手脚被捆绑在一起,在死囚室内等待着决定他生死的二审宣判。

  7月7日晚上,念斌案结束了7年来的第8次庭审。念斌,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的杂货店个体户。在他30岁那年,邻居丁某的两名小孩中毒身亡。他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嫌疑人,之后,他经历了三次审判的循环,被福州市中级法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犯罪3次判处死刑。

  福州市中院的第一次死刑判决,曾遭到福建省高院的否决。福建省高院以部分事实不清为由,发回中级法院重审。

  第二轮循环中,在检方没有补充新证据的情况下,福州市中院重审后,再次判决念斌死刑。福建省高院支持了死刑判决,并提交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。最高法院认为“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”,死刑判决被不予核准,发回重审。

  在第三轮循环中,2011年11月24日,福州中院第三次判处念斌死刑。在最高法院未核准死刑的案件中,发回重审后再度判处死刑的案例非常罕见。

  念斌再次上诉,2013年7月4日起,福建省高院对此案进行了4天3夜的二审开庭。

  休庭期间,为念斌辩护的律师被受害人家属围追,无法外出吃午餐,只能叫外卖送进法庭。在庭审结束时,受害人亲属要求法庭判处念斌死刑立即执行,而念斌则一如既往地坚称,“冤枉”,并称他之前所有的有罪供述均是在警方刑讯逼供和威胁下作出的。

  2012年以来,在多个冤假错案被平反昭雪的背景下,念斌案最终能否坚持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,引起社会和法律界高度关注。

  2013年7月4日,周强在全国高等法院院长座谈会上称,“司法裁判中万分之一的失误,对涉案当事人也是百分之百的伤害”,各级法院要坚持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。

  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近日也撰文称,检察官和检察机关必须“守住防止冤假错案底线”。所谓“坚守”,就是要检察官坚决守住自己把守的关口,不能寄希望于后面的环节;如果“发现领导的决定可能产生冤假错案的,要向上级甚至越级报告”。

  在福建省平潭县澳前镇澳前村,曾有两家相邻的杂货店,店主分别是念斌和丁某。两家相交甚好,关系密切,488999大赢家,案发前并无争吵。

  2006年7月27日晚,丁家8岁和9岁的儿女中毒身亡。经福州市公安局法医学鉴定,系氟乙酸盐鼠药中毒死亡。帮忙把孩子送往医院抢救后,念斌还帮丁家收货关门。可是,在没有排除误食的情况下,警方将之定性为刑事案件;在没有证据指向念斌的情况下,因为他“神色可疑”,警方将其列为犯罪嫌疑人。念斌的辩护律师之一张燕生认为,警方的草率立案是“冤案”的祸根。

  对于投毒动机,案件警方侦查和检方指控,案发前一天,丁某抢走了一个要买一包香烟的顾客,让念斌心怀不满。27日凌晨l时许,念斌产生了到丁家厨房投老鼠药,让丁某肚子疼、拉稀的念头。于是,念斌返回店中,将案发前在地摊买的老鼠药,倒到矿泉水瓶中加水搅拌后,悄悄倒入丁某厨房烧水的铝壶里。 7月27日下午,丁某用铝壶的水煮了稀饭,又炒了鱿鱼,煮了小鱼。当日晚,两名吃了较多鱿鱼的丁家儿女中毒身亡;只喝稀饭,没吃鱿鱼的丁某没有中毒。

  但是,张燕生辩称,判决法院明显弄错了毒源,毒在鱿鱼,而非用铝壶水煮的稀饭。

  念斌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李肖霖认为,法院的判决违背常识,念斌不可能为了一包香烟的生意去投毒,更不可能去投放鼠药,只是让丁家的人拉稀。

Power by DedeCms